河南省周口市字茶背科技有限公司 - www.turukbil.com


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2020-11-18 08:07

叹了一口气,他回身坐在沙发上。想了想年纪,张需刚觉得该为自己的身后谋划了。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小梦瑶,他害怕外孙女受人欺负,尽管那个男人曾经向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会对她好。

张需刚一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送小梦瑶上下学的时间。说起这孩子,还真是可怜。

看着梦瑶不走了,张需刚赶紧收起了回忆。小梦瑶回头看了一下姥爷,瞪着大大的眼睛,乞求说:“我想吃方便面。”

弯弯的月牙儿也渐渐模糊,又一个清晨来了。张需刚不敢再留恋被窝里那点儿温度,他知道,要给全家做饭了。

在回家的路上,张需刚蹲在一个角落哭了。想起家中的妻子和女儿,他又站了起来,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家里还有两个人需要照料,他没有哭的时间。

门吱呀一声打开,张需刚到家了,他看了一下女儿的房间,已不见人影。“下楼玩了吧,这天气真不错!”

张需刚曾记得,没钱盖房子,一间四五平米的瓦屋很简陋,但却是他的家,里面有妻子,有女儿。无论回家多晚,总会有一盏烛火在等候他归来。

看着小梦瑶在前面蹦蹦跳跳,不时回头张望,张需刚开心地笑着。对于张需刚来说,这种天伦之乐,他期盼了好久。

最近,张需刚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他扶着洗衣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镜子,镜中的人,皱纹像胡桃核,眼睛深陷像枯井,脸皮像黄蜡,双手像细棍,镜中的人正在瞪着自己。

开门,上锁,下楼,张需刚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一包方便面成了奢侈品

“不是有句戏文说‘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人出 vj生就是要回去的,回哪儿不一样啊!”听着洗衣机的轰隆声,张需刚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张需刚愣了,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口袋,对小孙女讪笑着说:“咱们去上学吧,快迟到了。”此时张需刚心中在滴血,他没有财力去满足小梦瑶的要求,一包方便面,对这位67岁的老人来说,都是奢侈品。

至于他们老两口,他想好了,要是他干不动了,就一起去老年公寓,到时候去世了,骨灰撒向大海。

下面条的时候,张需刚喊了一遍女儿张敏。今年三十多岁的张敏遗传了母亲的疾病,智力残疾二级。更为悲惨的是,张需刚的外孙女小梦瑶同样如此。

这边洗衣服,那边张需刚打开了家中那台十四寸的小电视,边洗衣服边看电视,成了张需刚唯一的娱乐生活。

春天是孕育的季节,看着漫无边际的嫩绿,张需刚心情好了不少。更让他高兴的是,他又在路上捡了几个瓶子,这可是一笔意外的收入啊!

收拾好碗筷,张需刚领着外孙女出发了。临走的时候,他进屋看了一眼熟睡的妻子,帮她掖了掖被子。

早饭,张需刚准备下面条。其实,对于一家人来说,一天三顿都是面条。这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吃面,而是实在没钱吃别的。

张需刚沉浸在回忆中,小梦瑶却止住了快乐的步伐。她站在一家超市门口,看着门口出来的小伙伴,一动不动。

妻子醒了,正在找张需刚,用一种只有他能听懂的语言。张需刚快步走向床前,他知道妻子又在床上排便了,大小便失禁的妻子,这种情况每天都要上演。

看着女儿起来的身影,张需刚把面从锅中捞出,端到女儿和外孙女面前。他要督促外孙女吃饭,一会儿还要送她上学。看着女儿、外孙女拼命把面条往嘴里扒,张需刚突然觉得一天三顿面条也不错。

现在张需刚住上了廉租房,房子大了,那种感觉却在渐渐消失。如今,小梦瑶又带给了他这种感觉。

小梦瑶又哭又闹,引来了众多路人的围观,看着别人指指点点,悄悄议论,张需刚忍不住了,他咬了咬牙,狠着心拽着孩子往学校方向走。

看着身边的妻子,张需刚微微叹了一口气。妻子高翠华脑炎留下后遗症,智力残疾二级,如今又瘫痪在床,每天只能咿咿呀呀地说话,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此时,高翠华正在呼呼大睡,浑然不知天已经亮了。张需刚看着妻子酣睡的样子,披上衣服,轻轻地向厨房走去。

几年前,做环卫工的父亲因病去世,留下了身患疾病的母女俩。前不久,女儿再婚,女婿身患腿疾,加上聚少离多,父亲,对这个10岁的小女孩显得有些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