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周口市字茶背科技有限公司 - www.turukbil.com


对比国内北京、上海等城市

2020-11-17 23:29

走访中,南海网记者发现,每个档口一天批发的蔬菜多达上百吨,少则几十吨。也就是说,如果一级批发商在每斤菜定价上多加1毛钱,其中的利润都是无法想象的。以一天50吨的交易量计算,每斤菜多加1毛钱销售,就会多产生1万元的利润。

怎样降低海南的菜价?显然离不开农产品流通的现代化。流通成本高居不下,菜价就不可能下降。目前,就海南的蔬菜流通而言,无论是批发商还是零售商,都没有形成经营规模,成本难以降低,流通成本高达50%-70%。

从岛外调入海南的蔬菜必经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占地只有80亩的批发市场也是目前海南唯一形成最大规模的蔬菜批发市场。

以叶菜为例,在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内经营叶菜的档口有十几家,一级批发商们是怎么做到统一定价呢?“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录入手机,大家都知道了。”档口一级批发商阿秀向南海网记者介绍,批发商们都是通过手机的软件,录入各自的价格并定下统一价来批发的。

9月29日,南海网走访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发现,新建成且设施完备的这个批发市场格外冷清,现货交易区空旷无人。而从9月20日开始,致力于建立公益性农产品市场的海南中商却跑去海口的社区布点“卖菜”了。初期的销售量却只有5吨,但海南中商仍计划年底前在海口布点70个。

“拿菜不需要谈价格吗?”当南海网记者问及此问题,陈师傅介绍,需要进什么品种,进多大量,他的老板已经和档口老板预定好了。在南北蔬菜批发市场,经营同类蔬菜的一级批发商都是统一定价的,无论在哪个档口拿价格都是一样的,这已经是多年来“公开的秘密”。

9月24日晚上11点,来自陵水的陈师傅(化名)像往日一样开车小货车到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进菜,他所作的工作就是把车开到他的老板“交代”好的档口,有工人会帮他上货好。

目前,就海南的蔬菜流通而言,无论是批发商还是零售商,都没有形成经营规模,成本难以降低。(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其实,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并不是目前海南设施最好、面积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

岛外的大户进来了,菜卖给谁?这是海南中商最大的困扰。“和大城市不同,长期以来海南只有一个蔬菜批发市场,无论是批发环节,还是零售环节,大家已经自然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条,整个农产品流通渠道既单一,又是封闭的,中商根本进不去。”周路表示,海南中商并不想和同行(南北蔬菜批发市场)有恶性竞争,只是希望通过探索,下定决心打破现有的格局,形成一个新的流通格局,把平台还给经销商,让海南的菜价回归理性。

有知情人向南海网记者透露,去年有广东客商希望进入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一谈才知一个档口的转让费就达上百万元。“能开出这么高的价钱,就说明这个档口有这个价值。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为此买单的还是消费者。”这位知情人说。

的确,对于蔬菜,批发市场是一个不可越过的坎儿。一般人只知道批发价比零售价便宜,但是很少人知道批发商掌握着资源配置的大权,控制了批发业,就等于控制了农产品销售和加工的命脉。

虽然说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内的档口有上百个,但真正有大货车卸货的档口只有49个。(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导读】每年夏秋多雨的季节,海南的菜价总让老百姓承受不起。对比国内北京、上海等城市,海口的菜价普遍要高出1元/斤-2元/斤。而计算从岛外到海南的运费、包装费、人工费、市场摊位费等,每斤菜大约加价3至5毛钱,也不至于让外地菜到海南身价就格外金贵。

南北蔬菜批发市场 49个档口“掌控”全岛外地菜

虽然新建成的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配备了专用运输车,能通过物流指挥平台的指令,分别完成往返岛内各集配中心、各市场、超市,乃至岛外长途输送由中心市场配载发送的瓜果蔬菜任务,但遗憾的是,目前这个现代化的批发市场,还在为自制销售终端而烦恼,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虽然说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内的档口有上百个,但真正有大货车卸货的档口只有49个,编号为a1-a49,这些档口的老板,就是我们所说的“一级批发商”。他们把外地菜批发给这个市场内或海南各市县的二级批发商。一般海口以外的各市县二级批发商会在晚上10点到凌晨2点集中到南北市场进货,海口的农贸市场摊主会集中在凌晨3点至6点、中午12点两个时间段来进货。

当然,这样的统一定价也有一级批发商不认可的时候。一位经营胡萝卜、白萝卜的一级批发商抱怨说:“市场那边每天规定好了的。”但当记者问具体是谁规定时,他说不便再透露。

南北蔬菜市批发市场办公室主任王英介绍,今年夏秋季节,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每天的交易量保持在1700吨,95%都是外地菜。而在2009年的夏秋季节,南北蔬菜批发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只有700吨左右。四年间,海南岛对岛外蔬菜的需求量翻了两倍多。

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一家批发土豆和洋葱的档口,光是批发洋葱,一天的批发量就有100多吨。(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每天傍晚6点到夜间10点,是南北蔬菜批发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一辆辆从岛外满载着瓜菜的大货车开进这个批发市场的档口卸货。从云南、广东、广西、天津、山东等地调运进海南的瓜菜,都是通过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再批发往海南各市县。连陵水、三亚、乐东等这些离海口比较远的市县,岛外菜都得从这个批发市场进货。

可以说,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内的这49个档口几乎“掌控”着海南全岛人民所吃的外地菜,外地菜品种主要包括大白菜、小白菜、上海青、菜心、菠菜、红萝卜、白萝卜、西红柿、玉米、洋葱、土豆、冬瓜、酸菜、竹笋等。

虽然批发市场内的档口不算少,但是有的蔬菜品种只有少数档口来做。比如运输消耗少、容易储存的土豆和洋葱只有两个档口批发,红萝卜、白萝卜只有四五家批发,酸菜、竹笋只有少数两三家批发。

据南海网记者的调查,这49个一级批发档口的经营者实为30位老板,他们多数在海南做蔬菜批发这行已有十多年、二十年,有的老板甚至一人拥有5个档口。各个档口大多是“代理、代销制”,有固定的合伙人来运作。

批发市场该不该掌握在政府手中?有研究人士介绍说,在日本、韩国等国家,批发市场主要是“公益型”的。“公益型”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建立需要相关业务主管部门的审批,而投资主体为国有,或地方共同投资,对于开设新市场,会受到批发市场总体规划的严格限制。美国也非常类似,批发市场的土地,设备都由政府投资购买和建设,然后交由一个独立的公司去管理。这个公司需要向政府缴纳租金。

为何夏秋季节外地菜到了海南价格降不下来?海南菜价到底由谁来决定?从今年9月下旬起,在海南菜价飙升的时候,南海网记者连续多日蹲点海南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采访,揭开海南蔬菜批发行业鲜为人知的秘密:一边是一个一家独大的蔬菜批发49个档口“掌控”着全岛经营的外地菜,一边则是一个致力于建立公益性农产品市场批发商档口“冷清”跑到海口的各社区布点“卖菜”。海南蔬菜批发行业格局如何破解,才能使市民买菜真正得到实惠?

为什么大手笔投资建设的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被冷落没发挥作用?为什么经营批发市场的海南中商却选择在社区布点卖菜?

设施完备的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格外冷清。(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副总经理周路接受南海网记者采访时介绍,中商进入海南,是希望建设成为一个功能齐全、吞吐量大、现代化、高水平而具有海南热带农产品交易平台,但是项目一期运行以后,却面临着困难。

2009年底,央企中商企业集团公司高调进入海南,在海口秀英区投资开工建设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投资4亿元的项目一期工程已于2011年3月全部完工,进入试运行阶段。一期投资4亿元,占地328亩,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主要建设内容包括3万吨冷库、现货交易区、加工配送中心、铁路专用线和专用货场,以及综合服务设施,包括:信息中心、结算中心、检测中心、监控中心、垃圾处理中心等。

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与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之间的竞争,最后谁是赢家或者二者共存,不得而知。不过,只有政府对批发市场进行统一规划,建立有序、合理的流通格局时,海南的菜价才有望真正回归理性。

海南流通业内人士认为,海南是岛屿,货到地头死。长久以来,蔬菜批发销售行业已经形成一个既得利益团体,只要蔬菜一进岛,自然加价。只要台风一来,即便现有的菜能满足需求,菜价也会上涨。再加上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市场容量小,需求大,无形中推高了场地的费用,这些都是造成海南蔬菜价格虚高的原因。

一位做蔬菜批发生意多年的一级批发商告诉南海网记者,每天卖同种菜的几个老板都要互相打电话商量一下,定个统一价。为什么要统一定价?这位一级批发商给出这样的解释:“如果某个二级批发商在我这里拿到比较贵的价钱,回去卖不动,他下次就不来我这进货了。”他认为,为了稳定客源,一级批发商有必要商量价格。一般他们会以产地的收购价和海南本地菜的供应情况,来各自出价,最后商定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合适”的批发价格,二级批发商也只能按照他们的“商议”价接货。

另一批发市场出现 利益链条遇挑战

自制销售终端,是海南中商迈出的探索第一步。至于打破现有的模式打破之后,流通格局会有怎样的变化,怎么整合,周路认为没人能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买菜的人能得到实惠。

对于海南中商的出现,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并不是没有反应,甚至把海南中商当成“敌人”。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副总经理胡斌说,在招商之时,就曾遭受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方面的干扰,对方警告市场内的批发大户,如果在海南中商的批发市场设档口将被清出南北蔬菜批发市场。

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内的这49个档口几乎“掌控”着海南全岛人民所吃的外地菜。(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批发商电话“商量”统一定价

由于批发市场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可以为批发商提供诸多民营投资者不愿或无法提供的服务,比如增加冷库设施。以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为例来看,冷库设施十分有限,一般都是当天上市当天售完,否则蔬菜的质量难以保持,造成损失和浪费。再比如,在批发市场设立加工生产线和配送中心,这是现代批发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批发市场开展配送业务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根据海口市农业部门发布的数据,海口市每天的蔬菜需求大约是1000吨左右,夏秋季节的外地菜大约占到60%,约有600吨。但实际上,南海网记者连续多日跟踪海口部分农贸市场的蔬菜销售情况发现,在台风多雨集中的时期,岛外菜占到了海口农贸市场销售量的80%左右,包括9月中旬至国庆期间零售价为7元/斤的菠菜,5.5元/斤的菜心等都是来自于岛外。

位于海口秀英区的海南中商农产品中心市场已运行。(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批发市场是做企业 还是做公益?

国内媒体对美国的流通成本进行调查了解,早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就降到了12%,目前更是下降到10%以下。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美国的批发市场中的批发商数量虽然不多,但是单体经营规模很大,几乎可以垄断某一项产品的流通。这样规模的批发商不仅经受得住市场风险,而且可以成为政府宏观调控的重要帮手。

在调查中,南海网记者也多方了解到,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一级批发商们的定价,除了考虑岛外产地的收购价、流通成本外,另一个重要的定价因素就是海南本地菜的供应情况。海南本地越种不出菜,“外地菜”身价越倍涨。每年的夏秋季节,就是一级批发商们赚钱的好机会。10月16日,南海网记者再到南北蔬菜批发市场走访时,一级批发商们抱怨菜批发不了好价钱了,因为海南本地菜开始大批上市了。

每天傍晚6点到10点,是南北蔬菜批发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一辆辆从岛外满载着瓜菜的大货车开进这个批发市场的档口卸货。(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多年来,海南菜价虚高,政府部门从种植、销售、冷库等方面多重补贴,仍无法让海南的菜价回归理性。当政府想平抑菜价,想储备时,“抓手”是什么?目前来看,相关部门对作为私企的南北蔬菜批发市场的控制能力相对较弱。

美国人认为,正像城市的人们离不开自来水和电力照明一样,城市的人们也离不开蔬菜和肉类,建设批发市场就像建设自来水厂一样,批发市场成为城市一种公益设施。

(南海网海口10月17日消息 南海网记者符泽亢 见习记者税博报道)

从岛外调运进海南的瓜菜,都是通过海口南北蔬菜批发市场,再批发往海南各市县。(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

9月29日,在南北蔬菜批发市场两个批发土豆和洋葱档口,南海网记者询价发现,两个档口的批发价也是相同的,土豆1.9/斤,白洋葱1.2/斤,红洋葱1.4/斤。其中一家批发土豆和洋葱的陈先生介绍,他们的货主要来自山东和甘肃,每天往这个市场发三四车回来,每辆车25吨左右。就他们档口而言,光是批发洋葱,一天的批发量就有100多吨。

多年来,海南菜价虚高,政府部门从种植、销售、冷库等方面多重补贴,仍无法让海南的菜价回归理性。(南海网见习记者税博摄)